潛心歷史文化研究,取得累累碩果
發表時間 2019-11-27 15:42 來源 中國科技新聞網

  ——記重慶第二師范學院趙心憲教授

  歷史文化名人研究,如果可以從基礎理論研究和名人研究文獻兩個方面來劃分其“研究領域”的話,總體情況有喜有憂。太史公司馬遷《史記》開歷史名人傳記寫作之先河,2000多年來,留下浩瀚的歷史文獻;今天知識爆炸的時代,相關歷史名人研究這方面成果擴展的速度有點近乎“天文數字”了,“量”的無限擴展,這是歷史文化名人研究之“喜”。民間的說法,所謂“上了書的”名人,即正史有載的,這叫青史留名,相當難;今天成為有文字記載的名人,似乎不是那么條件苛刻了,但能不能成為“歷史名人”,甚至“歷史文化名人”,那是另外一回事。評價歷史文化名人的標準是歷史名人基礎理論研究重要課題之一,有相當難度。巴渝文化名人研究所所長、重慶市文史研究館館員、重慶第二師范學院趙心憲教授長期致力于歷史文化及名人研究,成果豐碩。

  趙心憲, 1948年生,漢族,重慶市綦江人。1967年畢業于重慶廣益中學,1969年11月初到四川省萬源縣插隊落戶,西南師范大學中文系1982年畢業。重慶第二師范學院(原重慶教育學院)文傳系教授,巴渝文化名人研究所所長。1999年獲教育部曾憲梓教師獎金,2001年國家教育部授予全國優秀教師稱號。2008年四川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聘為巴蜀文化專門史碩士生導師,2010年重慶市人民政府市長聘為重慶市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學術委員。

  扎實科研,碩果累累

  歷史名人研究基礎理論的資訊,應該說嚴重滯后于歷史名人研究實踐及其相關的傳記類寫作。經常出現的情況是,有名人研究及名人傳記,卻沒有概括提煉出名人研究與名人傳記寫作表述其“內在規律性”的基礎理論,這是歷史文化名人研究之“憂”。從這個角度說“這項研究的重要意義”,“頂層設計”而言可能在三個方面:1、“標準化”的新時代需要;2、專業學術評價的需要;3、社科成果社會普及的需要?傊,為時代、社會發展提供專門化的知識。具體而言,區域歷史文化名人是梳理相關地域文脈的重要抓手,認知地方文化傳統形成的歷史及其活力的主要源頭,推動地方經濟、社會、文化永續發展不可再生的歷史文化資源,因此相關研究成為新時代地方文化建設的核心要義之一。

  從1987年在《文史雜志》發表第一篇學術文章,1995年8月出版第一部學術專著,迄今為止,趙心憲在《民族文學研究》《四川大學學報》《文藝理論與批評》《民族學刊》《文藝報》《中國民族報》等數十家國內外報刊雜志發表學術論文170多篇,出版《武陵民族區生態考察——重慶渝東南文化生態個案》等著作十多種。

  新世紀初,趙心憲將詩學研究與詩學應用結合起來,提出“語文教育通觀”學科發展戰略構想(全國教育科學十五規劃項目“中學語文課的文學啟蒙教育研究”主要理論成果之一),2002年-2005年先后主編出版《文學啟蒙教育論稿》《語文教育通觀概論》等專著、教材五種。2004年-2008年語文教育問題的理論思考,努力躍升于教育哲學頂層,對語文教育的閱讀教學提出獨特的“兩條腿并用”方法論原則并長期有效應用于個人的學術實踐。強調不同閱讀文本個人體驗的習得,主張傳統語文閱讀方法基礎技能的傳承,講究紙質文本閱讀習慣與趣味的專業培養,閱讀目標、閱讀速度與閱讀質量的合理評估標準及其與作文同步的綜合訓練方法。在立足于三尺講臺的同時,關注重慶市地域文化研究課題,應用跨學科視域與方法,不斷發現重慶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發展方面的問題,深入闡釋重慶渝東南文化生態現象。

  渝東南是直轄市重慶土家族、苗族等20多個少數民族在大武陵山區的主要聚居區,分屬石柱土家族少數民族自治縣,黔江區(原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和武隆區等六區縣。20世紀后期國家組織發起的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在新世紀初啟動的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的強力推動下,渝東南民俗文化的多樣性現狀得到高度重視。伴隨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進入名錄”時期(2001-2010),經過“后申遺”時期(2011-2016),到今天的非遺“標準化”時期,對重慶渝東南民俗文化的生態研究也逐步走向深入。趙心憲代表性的著作有《秀山花燈文化生態的考察與思考》(中央文獻出版社,2006)、《從文化特色到經濟特色——渝東南少數民族文化產業品牌開發調查》(中國經濟出版社,2012)到《武陵民族區生態考察——重慶渝東南文化生態個案》(重慶出版社,2017),從渝東南民俗文化生態的常識性了解起步,一個國家級民俗類非遺(秀山花燈)的現狀調研開始;經過渝東南文化旅游平臺建構設想,及其文化產業品牌方案的學理性探討與提出;到重慶渝東南民俗文化的生態本質及其內在規律性密碼破譯。三個階段一步一個腳印,扎實向前推進。正在進行的國家民委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西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2019年重點項目“社會轉型期渝東南非遺分類管理機制研究”,以秀山花燈等民俗類非遺項目為例的調研,正在將渝東南民俗文化生態的保護傳承與開發利用研究,走向學術的縱深與服務社會的前臺。

 


 

  帶領卓越團隊,積極開拓創新

  因為同樣的研究目標,相似的知識背景,在研究項目的吸引下走到一起,成為一個科研團隊,需要有一個能力較全面的組織者,既充當提供項目設計原創內涵的適時闡釋人,推動研究計劃正常執行富有課題操作經驗的協調人、督促者和“裁判員”,同時還是項目計劃身體力行的“示范”操作者,并能設身處地為團隊成員不厭其煩地解決項目研究過程中所遇種種大小困難。而且,具有不錯的身體條件,隨時能夠因為項目需要“臨時上陣”,即興寫作經驗豐富,熟練應用電腦等新媒體技術更是最基本的條件,從而保證團隊協作不會出現難以解決的困難。這樣的項目主持人就可能成為研究團隊的核心。

  因為科研項目的吸引,可能不同項目,因為研究目標的不同而組成不同的研究團隊。例如2002年-2005年趙心憲主持完成的教育部十五規劃課題“中學語文課的文學啟蒙教育研究”,研究團隊成員有兩個圈層。重慶教育學院中文系的文學教師和語言教師,為課題團隊核心力量的一部分,因為同事關系為一個圈層;重慶區縣35所中學的145位任教語文教師,就他們的中學語文課教學提供課題應用研究的服務,為課題團隊更為龐大的一個圈層。將課題團隊兩個圈層的人員協調一致,按計劃保質保量完成課題研究計劃,當然就看主持人的本事了。這個課題出版著作五種,結題評價良好,在重慶有相當影響。

  又如在研的“社會轉型期渝東南非遺分類管理機制研究”項目,核心成員來自六所高校:西南民族大學藏族史學博士、四川師范大學在讀民俗學與藝術學碩士研究生、重慶郵電大學的歷史學博士、重慶大學藝術學在讀碩士研究生、重慶第二師范學院文學教授、重慶旅游職業學院在職非遺副教授。平時居住、工作、學習在兩座城市,不同高校,專業有關聯,但如何因為項目研究需要組織協調專業力量,不斷解決項目研究推進中遇到的各種困難,溝通信息,保證研究計劃的階段性實現等等,都是項目主持人的事情。趙心憲的體會,組織團隊協調攻關,希望獲得項目最大的學術效益以服務于社會,項目主持人是不能夠斤斤計較于個人的項目投入成本的,只有不斷地付出,才可能獲取希望的結果;而且,項目主持人的跨學科專業修養與實際應用能力必須能夠保證團隊協作攻關的需要,以不斷學習精進為第一要義。

  渝東南民俗文化生態研究,從2005年開始組織團隊,連續成功申報5個省部級及以上的相關項目,時間跨度15年,這需要項目主持人的心力、智力、體力與學術支撐力有沒有這個能耐扛住。因此項目團隊因為項目研究的實際需要而不斷更新,卻也需要保持住核心成員的不斷參與。這就是渝東南在地知識精英,作為渝東南民俗文化生態研究另一個團隊的存在前提。2005年研究團隊的在地知識精英,因為項目研究的相互了解,至今仍然保持信息溝通,成為項目持續開展在地化專家咨詢團隊一步步擴大的核心成員,這也是趙心憲團隊“高層次”搞渝東南民俗文化生態研究的底氣所在,具有充沛學術生命力的地氣所在。上述每一個項目可以認為都是重慶甚至西南地區的“第一個”,原創價值百分之百:不論是秀山花燈的文化生態研究、渝東南民族文化產業品牌開發研究、武陵山地區民族文化旅游產業開發研究、秀山花燈流派(新院子)研究,還是社會轉型期渝東南非遺(品牌)管理研究,都如此。2014年8月,文化部批復國家級渝東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規劃,作為國家政策助推武陵山片區脫貧,從一個特別的角度體現出上述本人主持的五個項目的社會意義,這是高校辦學服務于地方社會、經濟建設,為了民生福祉應該做的事情。

  從研究實際出發,對于創新,趙心憲認為,科研項目的創新本質是學術創新,理念(理論)創新是第一位的,不是常識在技巧上的重復;項目研究過程的創新,表現在選題、研究方法、研究過程、研究成果的學術論證等方面;項目成果的創新是非常重要的,同時也是生命力特別有限的,不可能保持永遠的“新意”,如何為下一個階段的項目研究創新搭好學術平臺才是關鍵。

  展望未來,趙心憲的憧憬和期待大概可以概括為一句話:渝東南文化生態區建設在習主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引領下一帆風順,區域非遺保護(管理)研究與非遺教育研究同步,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做出更大的學術貢獻!

360彩票老快3遗漏数据